社会学读书会第45期:个人主义时代之共同体重建

发布者:丁俊生发布时间:2018-12-27浏览次数:12

社会学读书会第45期:个人主义时代之共同体重建


沈嘉奕、王慧、魏晨和李浩方四位同学领读了《个体主义时代之共同体重建》这本书之后,2018年12月26日公共事务学院读书会师生就个体主义和共同体重建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与回应。

围绕共同体的概念这个议题,刘七生老师认为本书跟社会学、社会工作专业结合紧密,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些新的研究视角,诸如研究如何重建共同体以及如何帮助重建共同体等,同时,它也引发我们思考,在有目的和精心设计的小组活动和社区活动中,成员的个性是否会被压抑。刘江老师认为本书中的共同体实为地域共同体,并且它是有边界的;同时提出:霍普所要构建的共同体的具体内涵在本书的前后部分是否一致、当下我们倡导的精神文明建设是否有利于共同体的重建以及共同体的重建是否会压抑个性等问题,引起了老师和同学们的热烈讨论。罗朝明老师认为,关于共同体的概念,霍普与滕尼斯的观点是不一致的,滕尼斯把共同体定义为基于自然意志(如情感、习惯、记忆等)而形成的一种社会有机体,是一种持久的和真正的共同生活;而霍普关于共同体的概念则是从滕尼斯的概念演化而来的。

 

接下来,大家又围绕重建共同体是否必要这个问题展开了讨论。刘七生老师指出,共同体有助于满足人类对于归属感以及合群性的需求,并且共同体是人类幸福的必要条件之一。李晓斐老师认为,霍普有关个体化和共同体的思想是基于发达西方社会的现实语境,对于不同的国家并不完全适用,因此在研究过程中需对具体国家的社会根源进行分析。罗朝明老师认为现在的共同体应超越地域性共同体,体现更高的诉求。

 

参会师生又围绕新技术对共同体的影响进行了相关讨论。刘秉瑞同学认为现在不缺少共同体,现在的共同体只是界限扩大了,通过网络可以实现跨国的共同体,而不是像传统的区域性共同体。赵斌老师指出,在全球化背景下,新技术的发展对人性、对个性都有影响,并且还会改变现有共同体的形态。刘七生老师认为精心设计的活动是无法促进公共精神的,共同体最重要的是人们之间随意的交流。刘江老师认为并不是有社会互动就有共同体,重新引发了大家对共同体的内涵的思考。

此次读书会大家围绕个人主义和共同体重建这一话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观点鲜明、回应有据、互动充分让同学们受益匪浅。


18级社工硕士魏露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