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学大讲坛第一期:范可教授“传统主义与现代性的互惠”

发布者:丁俊生发布时间:2018-12-17浏览次数:12

20181214日下午15点,公共事务学院134报告厅迎来了“社会学大讲坛”系列活动的第一期,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南京大学社会学院范可教授作为首期嘉宾。本次活动,范可教授为我们带来的演讲题目是:传统主义与现代性的互惠:闽南一个宗族社区的社会变迁(1978-2018)。季芳桐教授担任活动主持,李晓斐老师、罗朝明老师、马慧娟老师、陈伟老师、刘七生老师等悉数到场,全院社会学系本科生研究生学子欢聚一堂。

传统主义的概念引自韦伯,指习惯了每日日常所产生的一种心理态度,它有助于维护稳定、强化社会凝聚力。“传统主义”与“互惠”的概念与经济“理性人”的预设是对立的。它们都是对经济“理性人”的挑战。试图在经济“理性人”没有办法解释人们所有经济行为的时候寻找新的路径。早在本世纪之前,海峡两岸两位社会人类学家李亦园和费孝通先生就做过一个关于中国文化动力是什么的研究。这里面触及的就是传统主义的问题,他们二位指出,中国文化动力的核心是八个字:光宗耀祖,惠及子孙。中国传统主义很重要的一方面就体现在祖先崇拜的谱系延续继嗣群的观念,即中国式的家族主义传承。他们提出,中国的家族主义往往体现在代际之间,每一代人想的往往不是自己这一代人的事,而是考虑到要为下一代人做什么。

而“互惠”概念的思想渊源不得不提到四个人,马林诺夫斯基(最早对经济“理性人”提出挑战的人类学家),莫斯(礼物回馈),卡尔·波兰尼(互惠/再分配/市场体系三种交易形式),萨林斯(一般互惠/平衡互惠/消极互惠)。范老师试图将这些经济人类学的词汇放到认同政治的语境中去理解人们的行动。这次研究揭示的是传统主义是如何驱使人们通过认同政治行动来实现他们的人文抱负的。范老师把家族延续看作宗族制度的核心价值之一,它代表着中国文化的传统主义;同时把中国的族群差异变迁及民族认同建构视为现代性的后果之一。在过去二十年间,宗族振兴变成了地方振兴运动的核心,印证了传统主义与现代性的互惠交换本质。宗族振兴在这一历史过程中变成了一种工具,服务于地方政治认同运动。

范老师以陈埭镇丁姓宗族为例,以1978年改革开放为分界,前后分析了丁姓宗族的认同政治(如何认祖、如何确认民族成分等)的历史演变过程。

起初,宗族组织的出现与文化中心的形成有着很强的亲和性,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宗族组织多出现在福建、广东、江西,浙江以及江苏地区,这与北宋以降中国历史上,绝大部分的高官显宦和文人墨客出自于这一地区有关。宗族制度使中国传统意识形态具体化,其间经历了所代表的文人官员的正统性文化到庶民化的过程。宗族制度的建构,除了具体实践因素以外,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某种为传统价值体系所影响的人文抱负。能否有资格建祠祭祖依据的是社会等级,亦即族人是否拥有“功名”。宗族制度自此形而上地成为权力的象征。一度吊诡地成为一种社会文化压力。丁姓宗族组织的建立是以其穆斯林认同的改变为前提的。丁姓宗族组织的建构是从编纂族谱开始的,宗祠历史上经过了很多次“重修”与断代。这些“重修”与断代背后的社会意义在于功名的重振与消亡,宗祠甚至一度成为可以进行其他事情的场所(小学教学)。然而,祖先崇拜——家族主义的集中表达,依然在根据不同的政治条件改头换面,顽强地在闽南民众的日常生活中坚持下来。甚至在出现各种新发展的1913年之后也是如此,那个时候兴起新建学校来满足传统的人文关怀,但学校的名称必须冠以家族的“灯号”。

    1978年以后,丁姓宗族开始寻求的民族成分,以获取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丁姓宗族一面享受国家惠顾,一面着手争取领导班子里的宗族席位。这些为后来的族谱出版、营造祖墓群、将丁姓祖墓申报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奠定了基础。丁姓回族社区游刃有余地游走在“迷信”与“缅怀祖先”、“传统献祭”与“献花扫墓”、“家族主义复兴”与“多民族国家的宏大叙事”之间,一次次地获得了地方的政治合法性。布迪厄尔关于“亲属制度的社会使用”概念,可谓在这里大放异彩。具体而言,这又是相关能动性力量积累象征资本的一种路径,彰显了丁姓回族社区在地方上“光宗耀祖”的合法地位。

范老师强调,今天的宗族振兴活动表明,中国的家族主义传统从来没有离开过历史舞台,而且发现了它们自己的方法来维系它传统的生命力。它在某些方面能为现代性服务,当下的宗族活动的振兴就支持了这样一个假设。我们不仅要看到福建陈埭镇丁姓宗族在追求民族表述的过程中如何成为当地精英可利用的社会资源,来服务于地方认同政治。还要看到丁姓社区的精英是如何充分利用这个资源来支持跟建构他们的祖先认同的,使之能够重新建构自己的宗族认同与宗族表达。

范老师演讲结束后,同学们反响热烈,其中社会学系研一新生袁凯一连追问了三四个问题,向老师提到自己家乡江西省的宗族振兴活动中的问题与疑惑,形成了很好的师生互动。“社会学大讲坛”系列活动第一期就在这样的学术答疑氛围中圆满落下了帷幕。让我们一同期待下一期。



2018级社会学硕士研究生 王召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