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学读书会第44期:路易·迪蒙《论个体主义》

发布者:丁俊生发布时间:2018-12-17浏览次数:16

社会学读书会第四十四期:路易·迪蒙《论个体主义》


20181212日周三晚18:00,社会学系举办了本学期第六次读书会(第44期),李晓斐老师(主持)、刘七生老师、赵斌老师、罗朝明老师、刘江老师、吴炜老师、王宇红老师、马惠娟老师和社会学学术硕士、社会工作硕士研究生参加了此次读书会。本期读书会的书目是路易·迪蒙所著的《论个体主义——人类学视野中的现代意识形态》,展示小组为社会学专业的五位同学:徐佳静、于淼、张怡然、徐庆凤、王召,其中王召同学担任汇报主讲人,其他小组成员补充。

本书主要围绕两个问题展开,即个体主义现代意识形态和社会人类学的比较方法。作者试图用人类学的“比较”方法去研究个体主义这一现代意识形态,这里可以看出作者的野心。早在导言部分就提到,他希望打破传统学院派的划分,即思想史的研究和社会人类学的研究是严格分割开来的。他提出,人类学有责任去研究思想史的内容(放在这篇文章中,即意识形态的内容),以帮助当下的人去更好地理解意识形态是如何影响规制着他们的生活的,这篇文章就是在用社会人类学的方法论去研究西方文明精神史的尝试。

全书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介绍个体主义现代意识形态,另一部分着重介绍社会人类学的方法论。作者在个体主义现代意识形态部分所讲的内容可以归结为两个部分:一是个体主义意识形态的起源与发展;另一个是个体主义结合不同民族的文化,所形成的不同形式,可称之为不同变种。

在传统社会,整体主义盛行,大家过着群居生活。那为何从最早的部落社会发展到现代社会,个体主义意识形态会变得如此盛行呢?作者从宗教那里找到了起源。早期的基督徒和印度的僧侣,他们是出世的个体,他们与俗世的生活是截然分开的两个世界。迪蒙认为这可以看做个体主义的最早形式。但如果这些出世的个体不涉入俗世生活,那么个体主义是怎么来到俗世的呢?奥古斯丁在出世到入世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他反对王权至高无上,提出王权从属于上帝,而上帝在俗世的机构就是教会,即王权同时从属于教会。从此,教会不再仅仅管理宗教事务,还要参与管理国家,完成了出世到入世的重要一步。之后加尔文将上帝的意志转交给了个人,即个人可以直接解读上帝,个人意志能代表上帝意志,大大加强了个体主义,现代政治国家在宗教改革的基础上得以发展,由此神权被拉下神坛,平等、自由等个人权利才得以发展,个体主义在政治国家得以进一步发展。

在不同变种这一部分,作者着重讲了法国和德国,以及与这两个国家息息相关的两位思想家,费希特和赫尔德。法国人的思想是,我首先是人,然后偶然成为法国人。而德国人的思想是,我首先是德国人,然后才是人。乍一看,法国的思想貌似某种层面的普遍主义。其实不然,法国人的普遍主义是在将自己和普遍主义等同的前提下提出的普遍主义,从这个角度来看,它其实还是某种个体主义。讲到德国时,作者提到了极权主义,极权主义是个体主义和整体主义的高度组合的结果。

在人类学的本体论和方法论这部分,作者首先提到当时的人类学背景,即人类学没有一个统一的原则。大家普遍认为不同文化领域之间没法交流。迪蒙指出,每种文化背后有一个超验的社会总体事实是可以拿来比较交流的。比较方法,也就是这里的“等级”观念。“等级”观念里有差异,但这个差异是有层次的,比如把人的身体看做一个整体,那内部的各个器官就形成了不同的等级,我们在谈论某个器官时,始终不能忘记身体这整个系统,而现代意识形态的等级观念则是直接去谈某个器官,只看到了孤立的器官和与之比较的另一个器官。这就渐渐模糊了事物的边界与归属,个体主义现代意识形态的基本分析特点就是:切断联系,平面分析。所以作者最后提出,现代性就是个体主义本身及其对立面相互作用的结果。

之后,小组成员进行了补充发言,分别就极权主义、价值判断以及中国的个体主义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罗朝明老师对个体主义的宗教起源部分进行了补充,提到了奥卡姆的关键作用。

本次读书会的最后加入了研三同学的预答辩环节,使整个读书会在激烈的学术讨论氛围中圆满结束。


                                             2018级社会学研究生王召供稿